章节目录

    时笙在他们下楼之后正要重新回到厨房的时候看见纸张上写着的都是席允的名字。

    字体非常苍劲有力。

    允字最后一笔略细还带着柔情。

    这绝不是席允写的。

    因为席允遗传了她。

    用毛笔字写什么都是一团糟。

    那么这一定是越椿写的了。

    越椿为何会写席允的名字?

    而且还当着席允的面。

    时笙又不是真傻,心里隐隐忐忑。

    “究竟是为什么呢?”

    “越椿究竟是为什么会这样写席允的名字呢?带着柔软……”时笙忽而想起自己曾经与席湛初遇时的心思,她心里终于觉得那儿不对劲了,她赶紧到四楼阳台找正在沐浴阳光的男人,“二哥,我刚刚察觉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我心里很紧张,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席湛一身白色的衬衣,双腿上盖着薄毛毯保暖,他听见时笙的声音转过脸望着她。

    “席太太又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

    男人像一只慵懒高贵的猫。

    眼眸微眯的望着她。

    “刚刚我在书房里看见越椿写的字。”

    时笙快步的走到席湛的身边蹲在他的面前说道:“全是允儿的名字,你说为什么?”

    为什么?!

    越椿那般细致的人不会做如此不小心的事让时笙发现破绽,只能说这个字写出来本身就是给她看的,他想用这个方式告诉她。

    他想揭开这个秘密。

    他想与席允光明正大的恋爱。

    他想得到席湛和时笙共同的祝福。

    席湛聪明,一定能给她的猜测笃定一下答案,所以她道:“越椿是不是喜欢允儿?”

    果然,席允猜测到了。

    席湛不答反问:“允儿怎么想的?”

    这个允儿喊的是时笙。

    席湛从不称呼席允为允儿。

    在他的心里允儿只是时笙。

    而席允从来都是小狮子。

    “我是猜测啊,我猜测越椿喜欢允儿,这是个秘密,我没有笃定答案所以来问二哥。”

    席湛默了默,道:“或许是真的。”

    “真的?”时笙惊喜。

    “八九不离十,允儿如何想的?”

    时笙思维清奇道:“倘若真是如此,那么那个小千金的父母就是指的你和我,越椿心里怕我们不同意,而且他还没有追到允儿!”

    重点是追没追到席允吗?!

    席湛轻声问:“你同意他们在一起?”

    时笙从不会阻止小辈们的恋爱。

    但是心里对小辈却格外疼爱。

    特别是越椿。

    她是拿了命的疼。

    时笙苦恼道:“不太同意,因为允儿是我的女儿,她什么性格我最清楚,不太适合越椿,主要我是怕越椿吃亏受了委屈,但是如果真是越椿喜欢的,无论是谁我都会支持!”

    席湛提醒道:“小狮子才是你女儿。”

    “我偏爱越椿啊,这个孩子从小到大都走的不容易,允儿一生顺风顺水,我并不希望允儿祸害他,倘若允儿待越椿……她如果不爱越椿,那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他们交往的!”

    席湛将她搂进怀里,“是不是感觉心里不太舒服?感觉自己播种钟的花被人偷摘了?”

    “终归是偷到自己家了。”

    终归是自己女儿占了便宜。

    白白的捡了一个优秀的男人。

    允儿年龄还小,希望她能疼人。

    ……

    越椿送牧小姐回了家之后回到别墅就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席允趁着晚上大家都睡着之后她才偷偷的溜到了越椿的房间里。

    还带着她晚上做的蛋糕。

    她放在桌上道:“我亲自做的,虽然我不高兴你相亲,但我还是想将自己的心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最难不过说爱你推荐阅读